首頁 > 留學攻略 > 平面設計 > 北影節海報又被噴!平面設計師該做什么樣的設計?

北影節海報又被噴!平面設計師該做什么樣的設計?

505 0
藝術留學咨詢:400-0024-006
設計這事兒從來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作品被吐槽對于任何設計師而言都是常事??墒悄懵犝f過連續被吐槽十年的設計嗎? 是的,這就是前兩天又被全民吐槽了的“北京國際電影節”的海報設計。 北京國際電影節今年已經迎來了第十個年頭,之前九屆都是在四月舉辦。今年雖然因疫情原因推遲了四個月,但“該來的還是來了”。 7月28...

設計這事兒從來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作品被吐槽對于任何設計師而言都是常事??墒悄懵犝f過連續被吐槽十年的設計嗎?

是的,這就是前兩天又被全民吐槽了的“北京國際電影節”的海報設計。

北京國際電影節今年已經迎來了第十個年頭,之前九屆都是在四月舉辦。今年雖然因疫情原因推遲了四個月,但“該來的還是來了”。

7月28日上午,舉辦方剛剛在其官微、官博上放出宣傳視頻及海報,下午就引發了各行各業的吃瓜圍觀,直接把話題送上了熱搜……

設計吐槽界的“難忘今宵”

相比于1993年首次舉辦的上海國際電影節來說,北京國際電影節的發展歷史只能追溯到2011年,其影響力其實還是要遜于上影節的。

但如果單論宣傳海報的話,大多數人應該都不能快速在腦海中浮現出一張上影節的海報;而倘若是北影節的話,下面這張圖大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去年第九屆北影節的這張“西藍花”海報也是憑實力上熱搜,而網友們也翻出了之前幾屆的海報,每一張都給人“一言難盡”的感覺。甚至有網友表示“樓下的打印店做出來的海報都不止這水平”。

 

回到今年的海報上,各界的吐槽也是大開腦洞,大家“罵”得不亦樂乎:有吐槽像彩色蝦片的;有吐槽兒童玩具的……

就好像春晚什么都可能沒有,《難忘今宵》卻從來不會缺席。北影節的海報吐槽幾乎成了每年的保留節目,只不過今年,我們確實也聽到了許多不一樣的聲音……

很多人看到的和你不一樣

雖說藝術作品難以用“美丑”去直接定義,但北影節之前的海報獲得的確實是一邊倒的差評。然而這一次,新海報的評價可以說是毀譽參半,盡管有太多吐槽和攻擊,但還是有不少人從設計的角度重新審視了海報中所蘊含的設計要素。

首先,海報主體的天壇就給人造成了困擾。很多人不理解為什么放著那么多好看的材質不用,偏偏要搞這么個切成一片一片的天壇。畢竟北影節第一屆的海報也用到了天壇的意象,但效果并不像今年海報這般令人難以接受。

事實上,海報中天壇的設計語言非常當下,摒棄了傳統平面設計中將實物盡可能具象化、平面化的方向,而是創造出一個立體的意象,但又能讓人一眼認出它象征的就是天壇;

至于為什么是玻璃材質,其實蘊含著設計團隊的“小巧思”。首先你會發現一共有十塊玻璃鏡片,呼應著“第十屆”的關鍵詞;

另外,由于一部部驚艷四座的電影作品本就是由鏡頭拍攝,而這都離不開那一片片不起眼的玻璃鏡片,因此也是在呼應著“電影節”的主題。

這背后呼應著電影節的主題,畢竟一部部驚艷四座的電影作品都是由鏡頭拍攝,又由放映機放映,而這些都離不開那一片片不起眼的鏡片。

其次,海報的字體和排版也成了吐槽的重點。很多人不明白,作為一款面向國際的海報,字體竟然選擇毫無藝術感的黑體,以至于很多人表示海報可能是用Word或PPT做出來的。

而事實上,如今很多國際化的平面設計中都開始呈現出這種“返璞歸真”的字體設計趨勢,相比于傳統設計來說,排版字體更能讓人關注到文字所要傳遞的內在信息,而非外在的形式。

尤其是就電影海報來說,之所以大眾更青睞于上影節的海報設計,其中一部分原因也是上影節海報選擇了書法體的字體設計,符合了人們對于“電影節海報”這種特定產品的心理預期。

 

除了字體以外,天壇主體與文字的交疊也成為了槽點之一。網友紛紛表示就算是剛學設計的學生作業也不會出現這么低級的錯誤。

但事實上,這與海報設計方——立入禁止工作室的設計風格有著密切的關系。這種“逼死強迫癥”的設計本就是他們的設計風格,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使用,從“立入禁止”其他的作品中我們也能看到類似的風格。

所以細看下來,你還會覺得前文中提到的“蝦片”、“玩具”、“安全套”等比喻是恰如其分的嗎?這種抖機靈的行為,一方面是對設計師勞動成果的不尊重,另一方面也是在向世人展示自己對設計的膚淺認知。

不幸的是,這并非個例,竟是一群外行人莫名其妙的狂歡,而這與我們國內目前的行業現狀與美學教育水平息息相關。

設計師該做的事

過了兩天,北影節海報的熱度漸漸消退。然而它背后卻顯示出來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

設計師究竟該做什么樣的設計?

目前,國內大多數的設計師都會選擇“順著甲方的意思,順著大眾的審美”進行設計,無論是平面、服裝、還是空間設計師,總歸是要吃飯的,誰也不想跟錢過不去。

何況,國內的學校教人怎么用軟件,怎么去排版,怎么臨摹別人的作品,卻極少去告訴學生要如何去做設計,如何擁有設計思維。因此,大多數同學們就業以后都只是照著甲方提出的結果去實現,根本沒有思維發散的過程。

這類崗位雖然名曰“設計師”,但實際上只是甲方的工具人罷了。而設計師真正要做的,其實正是去顛覆大眾審美,促進審美變革,引領新的美學浪潮。

從這一點來看,國外院校顯然更愿意去鼓勵學生順著設計思維的走向去創造出打破常規的作品,而不是像國內一樣先給出結果,然后逆向去推導設計的流程。

類似的思維其實也可以應用到作品集的創作當中。也許項目初期,連你自己都覺得這項目十分離譜,更別說旁人了。但經過大量的調研,你會最終發現,這一靈感足以成為幫助你進入dream school的敲門金磚。

就拿最近被做爛的“疫情”選題為例,服裝專業的學生普遍會從“防護功能性服裝”角度切入,進行思考。

而斯芬克的夏同學則“不走尋常路”,從疫情期間的防疫隔離措施聯想到人和人的關系,從而設計出一套炸眼的服裝系列。

所以設計一定要符合大眾審美嗎?未必。很多顛覆大眾審美的設計在問世之初都會遭受到各界的白眼與吐槽。但經過時間的洗禮之后,真正的設計便會大放異彩。

設計師如此,學習設計的學生亦是如此。畢竟時間只會記住突破者,記不住模仿者。

預約專屬留學顧問,輕松拿到offer:

登錄斯芬克官網,在線預約您的專屬顧問;
即刻撥打400-0024-006預約;
更多資訊活動,掃一掃關注小程序或公眾號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走势